第八十六章 观察(1 / 2)

蛰雷 只爱煞英雄 2637 字 6天前

微渊斋内魏定波将钱收起,今日该说的该拿的都已解决,不便多留。

至于石熠辉何时动身前往上海,到时两人如何会面,上峰自有安排,魏定波并未过多担忧此事。

今日通过石熠辉的口可以将组织安排他执行任务之事告诉唐立,唐立必然能意识到这说明组织对他的信任,效果便已达到。

可有关日军军列编组消息,魏定波是认真对待的,想要看看能不能找到蛛丝马迹。

从微渊斋离开魏定波一时间没了去处,此时没有工作往常也就在家休息,或是去医院看望望月宗介维持友好关系。

偏今日心中任务如一座大山,魏定波想要翻越自是不能坐在家中消磨时间,可是去医院也不行,望月宗介身卧病床多日恐怕对日军军列一事一无所知。

那该如何下手呢?

汉口宪兵队以及汉口特务部情报课应该有所了解,可按照魏定波如今的身份以及处境,想要从是枝弘树与赤夜正男口中打探到如此重要的情报,显然是不太可能的。

至于铁路调度室因此前组织成员打入其中窃取情报,现日军加强管理这里也断了获取情报的途径。

思来想去魏定波下意识来到了机场外,他认为自己若是想要找到蛛丝马迹,或许只有机场可以容他一试。

为使自己来机场显得不那么突兀,魏定波便去找王雄,好似闲来无事寻对方闲聊一样。

两人在房间内随意聊天,其实魏定波是通过客栈窗户观察机场内情况,看能不能有所发现。

今日自然不会离开的很快,魏定波大有一副和王雄促膝长谈之意,中午甚至是让其出门买了些饭菜两人在房间内边吃边聊。

这边魏定波在机场找寻机会,另一边望月稚子正在饱受望月宗介的摧残,说的依然是魏定波之事。

“你现在工作忙完了,不考虑考虑义父之前的建议?”望月宗介吃过午饭无所事事旧事重提。

“不考虑。”望月稚子回答的干净利落。

“人不是挺好的?”

“义父你是不是话本看多了,求命之恩以身相许,这是打算父债女偿?”

“这不是为了……”

老生常谈望月稚子耳朵都听出茧子来了,惹不起躲得起她借口跑出病房,却也犯了难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消磨时间。

魏定波来医院看望月宗介望月稚子心中不悦,可这人不来她反倒还觉得挺无聊,但你让她主动联系魏定波那是万万不能。

此时还在观察机场情况的魏定波并不知道望月稚子心中矛盾,他只知自己一天观察毫无所获,可能这样的观察还要持续几天。

故而对面前的王雄说道:“这几日一个人在家闲得无聊,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。”

“多来聊聊天,我照样闲得难受,感觉人都生锈了。”王雄这几日连一个生人都没有见过,比魏定波不知道无聊多少,今日有人陪着聊天他说的很是痛快,巴不得魏定波天天来。

“说的也是,那我明日过来和你说说76号武汉区的一些相关事宜,你也早日心中有个准备。”

“那可太好了。”

76号武汉区的相关事宜?

魏定波从什么地方知道去?

不过要为明日继续观察找一个合理的借口,这显然是不错的,毕竟魏定波不管怎么说都没有错。一部分是他道听途说,一部分则是他自己分析猜测,反正和王雄就是侃大山,两人一起展望未来不行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