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十一章:少了四个小时的寿命(1 / 1)

“我要出去一趟。”

小帝姬愕然的抬起头,大眼明亮,睫毛很长,盯着莫澜,一言不发。

“有些事需要处理,放任不管的话会出问题。”莫澜解释道。

小帝姬眨眼说道:“那我呢?”

她倒是不担心莫澜一去不回,莫澜嘱咐自己这么多事情,什么都办好了,没理由丢下自己不管,故意找乐子。

只是她阅历不深,如今更失去了一切,是最脆弱的时候,很需要一个依靠。莫澜自认他对小帝姬的关照不多,只提供了一些基本物质,只是帝姬适应这个世界的领路人,但对于后者来说,这些善意足够拧成一条救命稻草了。

她不希望莫澜离开自己身边,但莫澜的确有事,她又不知道怎么开口。

“你当然是跟着我。”莫澜理所当然的说道。他又不傻,小帝姬刚来到这个世界,鬼知道她的敌人什么时候追过来。

把小帝姬留在家里,自己去中东摆平邪神的影响,结果回来发现家被偷了?

这得是多蠢的人才会做这事。

小帝姬微微松了口气,立刻将手中字帖和铅趣÷阁归置整齐,而后俏生生的站起来,跟在莫澜身后。

莫澜没什么要收拾的东西,而小帝姬初来乍到,自然也没什么东西要带,两人直接下楼,离开小区,乘坐出租车前往机场。

这次旅程并不麻烦,因为很多事情都已经准备好了,等到莫澜抵达机场的时候,护照、签证都已经安排妥当,且已经和这边的工作人员交接清楚了。

小型达索公务机,条件不是很好,空间紧凑,只有一间休息室,尽头有厕所和盥洗室,客舱内部有几张单人沙发和一张会议桌,旁边是柜橱和冰箱,里面摆满了红酒和食物,也不知道他们从哪里借到的,可以提供晚餐。

在上飞机前,工作人员将一张身份证递给了莫澜,他接过一看,是小帝姬的,应该是刚办下来不久,上面的信息显示这丫头出身河洛省,而自己是她的临时监护人,叔侄关系。

“拿着这个,今后这个就是你的身份了。”进入机舱,莫澜随手将身份证交给帝姬,丫头下意识伸手接住,打量起这个硬卡片。

这东西触感很硬,材质不明,小帝姬伸出两个手指头轻轻夹住,反复打量,透露着好奇的色彩,看着上面自己的头像,以及一串数字和基本信息。

她刚学半天,文字认的不多,所以看半天也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。

而莫澜也没闲着,进入客舱后,下意识找救生伞。没别的意思,主要是据莫澜所知,达索是法国制造,找到降落伞后才反应过来,心中很羞愧,自己被沙雕网友们带坏了。

法国威名在外,深入人心,自己不应该这么想,只需要在舱外插一根白旗,都是自己人。

莫澜坐在沙发上,翘起二郎腿,忍不住打了个哈欠,各种事情接踵而来,莫澜顿时觉得自己的人生又充满了精彩灿烂。

他对人生又有了新的理解,别人都说自己的人生是大起大落落落落落落,莫澜就不一样了,在一直落的情况下居然还能滚出来个跌宕起伏来。

小帝姬将自己的身份证小心翼翼的揣在自己裤兜里,莫澜对她说起过身份证的重要性,不敢轻易丢失。

飞机起飞,小帝姬并没有不适,她来自神话世界,能飞天遁地的强者多了去了,就算是坠机也不慌,只是对飞机表现出了些许好奇。

静静的坐在沙发上,打量窗外不断拉高的景色,而后又转头打量莫澜,反复几次,终于引起了莫澜的注意。

“怎么了?”莫澜问了一句。他对小帝姬很有好感,感觉这孩子很老实听话,和其他熊孩子不一样。

他要求不高,不给自己添麻烦就行,权当多了一张吃饭的嘴。

“没什么。”小帝姬见到莫澜望过来,顿时垂首低眉,不敢去看。

小帝姬是有些问题的,想问问莫澜,但事到临头,突然觉得紧张,还是没敢问出来,心里很是气馁。

‘这丫头……’莫澜见此,摇了摇头,没有多问。

他指着机舱尾部的休息室,道:“抵达目的地还有一段时间,你要不要先休息一会。”

“哦。”小帝姬的精神状态还很不错,并没有休息的念头,但听到莫澜这么说,还是转身去休息室了。

莫澜没理会小帝姬心里在想什么,闭目思考利撒教会的事情。

他对赵明月有信心,认为这家伙能保住石盒。

她是神秘狂热者,没上完学就开始寻仙问道,探古求迹,有强烈的冒险精神。要不是得益于家庭背景,提供了足够的物质支持,换做常人,不说寸步难行,起步一身精良的冒险装备就挡住大多数人了。

这家伙平日里大大咧咧不着调,一旦遇到危险,动不动就私聊自己,撒娇卖萌求抱大腿,可抛去这些不谈,她的确有值得称道的地方。

自己以前顺手上传到群里的东西,赵明月可是一样不少的全部下载了,她有资源,虽然没有师傅指导,但天分极高,悟性绝佳,靠自己揣摩臆测,居然真练出来门道了。

虽然只是三脚猫功夫,但在这个世界足以自保了。

其实他心里对利撒教会和邪神之间隐隐有了猜测,但必须要亲眼证实猜测才行。

……

尼斯克维拉,中东国家,这个名字在地图上几乎找不到,军事差,国土小,说是弹丸小国都是抬举了。

赵明月发送的卫星定位就在这里。

说是一个政权,但组织零散,国防力量等同于无,全靠民间自卫队自觉维护社会稳定,因为建立的初衷就是躲避战乱,保护平民。

之所以没被那些军阀和流氓吞并,主要原因是地处偏僻和资源稀缺,连作为军事缓冲带的资格都没有,因为一般来说没人愿意在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打仗,继承了奥斯曼的遗产,大部分城市都是废墟改建,经济全靠工厂和外商,国民常年处于饿不死但吃不饱的境地。

莫澜带着帝姬从沙特机场下来,从专用通道离开,省了很多步骤。

他出发时是晚上七点多,飞行了十个小时,抵达后居然是快中午了,掐指一算,自己竟凭空少了四个小时的寿命。